芭乐app安卓最新版官网下载入口

出租车上,武空空坐在副驾驶,赵灿坐在后排。

因为不熟,所以无话。

武空空好奇为什么他女朋友不亲自送他去机场,搞不明白这是哪门子情侣关系。

一路无话,直到机场,赵灿帮武空空把行李从后备箱拿出来在,这才有了第一句对白。

“谢谢。”

“不客气。”

对,就这这样苍白的对话。

两人并肩朝大厅走去。

武空空实在是想不到聊什么,于是随便问:“你读大几?”

“马上大一,你呢?”

“我也是,好巧。”

“”

清新妹子户外写真清纯可爱

“对了,你考上哪所大学?”

“就我们本省的宁海大学。”

武空空一愣:“宁大?”

“嗯,怎么了?”

“额,没什么,就随便问问。”

“你呢,哪所大学?”

“我,我马上登机了,下次聊。”

说完,提着行李朝登机口跑去。

赵灿愣了愣,这是哪门子的下次聊?

…………

飞往江宁的飞机,还有半个小时登机,赵灿坐在室,玩着手机。

滴滴滴,宁阮发来的微信。

宁阮:登机了吗?

赵灿:还有半个小时。

过了2分钟,宁阮又发来微信。

宁阮:你上次说的那个是真的吗?

赵灿:?????

宁阮:就是,我穿裙子?

赵灿: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赵灿:开玩笑的,不用介意。

宁阮:我认真了。

赵灿: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宁阮:[照片]

赵灿点开照片,愣住了。

是宁阮的自拍照。

从照片上来看,应该是在宁阮的卧室。

宁阮穿着一件百褶裙,双膝跪在床上,对着穿衣镜的自拍,手机刚好遮住脸。

6秒钟后,撤回。

宁阮:我警告你,这事别张扬,要不然你死定了。

赵灿:[一个截屏的图片]

宁阮:我去,你还截屏了?你太阴了,赶紧删。

赵灿:我登机了,拜拜。

宁阮:[抓狂的表情]

回到家的时候,已经是下午3点钟。

托着行李回到黑珍珠,从里面取出那枚铃铛,系上绳子挂在阳台上,随风轻轻摇曳,发出独特的响声。

然后又把那枚雮尘珠放在私人收藏室的玻璃展示柜里面。

电源拖到托盘,雮尘珠在上面缓慢旋转。

这是赵灿的私人收藏室第一件藏品。

瞄了一眼,收藏室,无数个独立的展示柜,也不知要什么时候才能填满。

只有那枚小朱的戒指,是真的不好取下来,非要取下来的话,只有一个办法,就是切割戒指,那种就破坏了文物。

赵灿觉得戴上也挺好看的,也就暂时这样戴着吧。

入户玄关依旧空荡荡的,找不到一件合适的藏品装饰。

第二天早上,赵灿去了老家看装修,现场正在热火朝天的干着,设计师带着赵灿参观了一下施工进度后,委婉的暗示需要打工程款定材料,主要是前期涉及到智能系统的隐藏施工部分,以及海南黄花梨要提前购买烘干,这需要一个周期,所以必须要提前购买。

幸好[黄金瞳超级暴击卡]让赵灿暴击了4600,除去给陈丽的300,还有4300不计经验值的暴击奖励,以及每天增长的864现金,一共57。

之前打了300给装修公司,赵灿又按照合同条款,打了给公司买材料。

如此好爽的客户,实在是难得。

赵灿提出一个要求:“在安施工的前提下,尽量保质保量的加快进度。”

待了一个多小时后,赵灿离开,去了教练场。

依旧是一条用黑口袋装着的中华烟给郭教练。

“悠悠姐没来吗?”

“她今天有客户要看房,没来。走,我教你倒车。”

“嗯。”

又是独霸一辆教练车。

按照学时,赵灿的学时已经够了,于是让郭教练帮自己约了三天后的科目二考试。

这次回来,赵灿没有给楼酥婉说,只想安安静静的清闲几天。

从训练场出来,赵灿打车去了永辉超市,购置了很多水果、蔬菜等食材回到家。

一人的生活逍遥而又自在,按照教程精心制作了一份惠灵顿牛排,只是找不到酥皮,所以就用手抓饼的皮代替,味道还不错。

有些需要改进的地方,赵灿记录在食谱上,方便下次制作的时候好整改。

8月10号。

在江宁待了10多天以后,赵灿、李悠他们一批学生终于拿到驾驶证,心情特别激动,郭师傅有些不舍,以后每天一条中华烟就没了。

之前答应李悠请客吃饭,正巧遇到考试结束,于是赵灿决定请郭教练和李悠他们一起到黑珍珠吃饭。

饭局定在晚上7点,黑珍珠。

赵灿和李悠一起去菜市场食材。

晚餐是以意式晚餐为主,赵灿一点都不吝啬的买了所需要的高级食材,松茸、鹅肝、鱼子酱等。

红酒这块,赵灿在高端红酒区,买了一瓶0多的红酒。

李悠大致算了下这些食材加起来一共花了4万多块,不得不承认赵灿是真的很豪,但是不土,每样食材都细心挑选,很居家,一点都不向之前见过的那些土豪,只拿钱砸“我要最贵最好的。”

打车回到黑珍珠。

比起上次来黑珍珠,这才李悠的感受是很有生活气息了。

特别是那个小铃铛,叮叮叮的声音很好听。

“我帮你吧。”

李悠见赵灿在西厨忙活起来,于是卷起衣袖走过去洗菜。

5点半的时候,郭教练他们被拦在别墅区门口,李悠换上鞋去接。

郭教练以为赵灿就住在这些联排别墅,可是当到了黑珍珠门口的时候,看到赵灿系着围裙出现在门口的时候,彻底不淡定了。

尤其是走进客厅的时候,就像乡巴佬进城一样,目瞪口呆的看着这座黑珍珠的内饰,智能化系统。

李悠和赵灿比较熟悉,而且这房子也是她卖给赵灿的,于是带着郭教练她们上上下下的浏览了一圈。

6点30分的时候。

赵灿的电话响了,是鱼幼薇打来的。

“阿灿我在江宁东站。”

“你回宁海了?”

“嗯,前几天回来看我奶奶,今天本来是想作动车回魔都,但是从滨海坐班车到江宁东站路上出车祸堵车,到东站又错过动车了,最近一班要明天,愁死了。”

“那你等一会,我这就来接你。”

“嗯。”

朝李悠他们说:“额……你们等一下,我去接一个朋友。”